• 回归 - [my life]

    2009-06-30

    Tag:打击

    很久没来

    今天回归一会

    刚睡醒

    还有点头晕

    不过在受过打击之后

    我要反应

    人还是要往前看

    凡事想开一些

   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

     

  •       正式演出前的那几天彩排日子里,心里总是泛起层层的悲哀。

          我和王导一起坐在舞台前正中央的草坪上看着舞蹈演员走台。音乐响起,不管是激昂的还是轻柔的,泪水总是像注射液一般直冲眼眶——我以为自己被音乐打动了。其实不然。我错了!我并不是被音乐本身所打动,而是对眼前的景象感到莫名的悲哀:我是多么渴望能够再次拥有眼前的舞台,多次渴望能够再次回到舞台上,拥入它的怀抱舒展自己的身躯。

          自从湖大毕业转而进入传媒大学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后,我再也没有登上过舞台,哪怕一次也没有。开学时我有报名参加校舞蹈队,可是杳无音信,大概他们认为那片天地更应该属于稚嫩的本科生,嫌弃我年纪太大。回...
  •       一个星期的秦皇岛之旅结束了,昨天乘坐动车组再次回到北京这个城市当中时,只深深的感觉到城市中浮躁的气氛,完全不同于海边城市的恬怡,我无奈地仰望这灰蒙蒙的天空,静静的感受这一切。

         从出生到现在。我从未见过海。这一次,终于如愿以偿了,只是它不如想像中的篮,反而是深深的墨绿,颇有些让我失望。站在海边,听着海浪冲击海滩的声音,就如同狠狠的在打在心田一般,让我心中不禁的打颤!脱掉鞋,光着脚,轻轻的踩在软软的沙滩上,确实很舒服;等到涨潮的时候,任凭海浪拍打双脚,夜晚的寂静更加衬托出海浪声的可怕,面对眼前的一切,只让我觉得自己原来是如此渺小,这片大海就可以让自己丧命。。。

         原来海就是这个样子的,尽头的海天一...
  • Tag:草草
        曹草草同学又长尾巴了,爱美的她还是不可抗拒的在一点点衰老,这么说可能太恶毒了一些,但是每个人都不可否认这个事实嘛,就像前阵子我自己照镜子,觉得眼周围一年间突然长了好多小细纹,脸上也开始长斑了,这就是传说中老的迹象吗?说回来,每逢草草她生日之际,我还是要祝她越活越年轻,人都是这样的,愿望总是美好的。

        说这些不是我本意,只是叭嗒叭嗒的打字就写了上面这么一段话。我是无意识的,先像草草同学道歉
  •     先介绍一下。导演,即王浩导演。我在《欢乐中国行》栏目组的老师,我尊称他为王老师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,从事电视行业20余年。他是我的老师,但是我和他的交流却很少,可能是我刚来,相互不太熟的原因,也可能如一个同事对我所说:王老师有些故作深沉。见过王老师发脾气,挂电话,让我挺害怕,觉得脾气还不小,不过每次他和我说话还挺好,所以感觉怪怪的,轻易不敢惹呢:)

        接着往下说正题。

        今天王老师终于...
  •     终于开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博客。实际上,我对写博客的热情实在是不及他或她。总感觉,开博客和装扮自己的QQ空间没有什么区别,都是把精力浪费在作秀上。花时间写这些我自认为“无聊”的文章和感想就是浪费和虚度,还不如多去背几个单词,看几篇阅读理解呢,对自己帮助大得多!但是,在我的死党然子同志的大力唆使下,我还是决定开一个。理由很简单,然子说写博客可以越写越好,练文笔。这话很是符合我的心意,因为从小到大就很为写文字类的东西头疼,也一直对自己的文笔很没自信(尽管在考研的过程中增加了些许自信)。